紙容器身分證/追蹤條碼⋯建立循環經濟

  • 2019-08-28
  • 台灣最新訊息 / 廢棄物
  • 紙餐具從源頭減量到回收再利用的成效不彰,從製造到回收的過程,政府不是疏於管理,就是沒有章法,以致環境負擔只增不減。學者與環保團體疾呼,除了改革現行的回收與減量機制,要把它看成循環經濟的契機,才能帶動正向循環。
     
    「提高破袋稽查率是縣市政府促成減量與回收的必要手段。」主婦聯盟台中分會執行委員楊淑慧說,從鄉村到都市,環保稽查員破袋檢查,都能在垃圾袋中揪出不少的紙餐具等紙容器,顯示民眾不是心存僥倖,就是缺乏回收觀念。她認為「有要求就有差」,一旦提高破袋稽查率,清潔隊或清運業者怕垃圾被退運,民眾也擔心沒落實分類會被罰,自然能驅動回收和減量。
     
    「環保署要想辦法提升紙容器的回收價值!」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說,目前環保署連多少家紙餐具地下工廠、製造多少紙餐具都搞不清楚,當然算不出回收率,也收不到回收基金;他建議紙容器建立產製及回收追蹤條碼制度,採「一物一條碼」,先向製造端收費後,提供條碼標籤供業者張貼。
     
    謝和霖說,條碼如同紙容器的身分證,合法製造商只要繳費就取得條碼作為繳費證明,也可讓消費者追溯產源、材質等資訊,政府可獎勵消費者檢舉沒條碼的杯子,揪出地下工廠,把關食安。
     
    另外,每賣出一個條碼紙餐具給消費者就收一筆有感的押金,只要回收餐具就拿回押金,讓回收有價、丟掉等於丟錢,環保署也能透過大數據輕鬆掌握回收情形,並促使消費者養成自備杯具習慣。
     
    德國咖啡館推出甲地買、乙地還的押金杯(Recup),環保團體都很認同。謝和霖評估,這在市集、商圈等地區較易實施,只要妥善規畫並不難,就怕企業無心,政府也不想惹麻煩。超商業者指出,押金杯制度實施確有難度,因來客量大,很難預估一家店要準備多少押金杯,加上清洗及衛生安全也是問題,是否符合效益,須研議評估。
     
    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副院長王俊秀說,德國、日本的押金杯做得起來,以過往台灣的資源回收成就來看,環保意識絕不輸給德、日,關鍵是透過設計提供誘因,才能驅動共用循環制度,「把紙杯看成問題,往往就是進焚化爐;看成契機,就是循環經濟的開端」。
     
    資料來源:聯合新聞網20190606